中建材宁国新马铸造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: ahcafx.com

宁国一瞥

《梦溪笔谈》的作者沈括诗赞宁国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5/9/21    浏览次数:967    

      北宋嘉佑初年,宁国青龙湾之畔那座高山脚下有十棵三人全围粗的古松。松枝苍曲若虬龙向天,松林间有两间茅房草舍。草棚悬挂一上“茶幌”,茶棚内摆有两张小木桌,几把竹椅,桌上放有茶碗,供上山采药、砍柴、打猎和路过的人喝茶休息。

      茶馆主人姓秦名隐,虽古稀高龄,仍精神矍烁,不减当年。秦隐年轻时曾在朝廷为官,因性格耿直,不与同僚为伍,愤然归隐山林,开设了这个茶馆。多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歇过脚、喝过茶,但秦隐从未收过别人半文茶钱。
      有天,来了个风尘仆仆的青年人,个子高高的,举手投足都十分儒雅,但穿着十分朴素,那灰色长衫已洗褪见白,臂弯肘处还有补丁。青年人来到茶馆,连喝了三大碗茶,老人家,你这茶,如同甘露,回味无穷,不知多少钱一碗?”边十分满意地赞道:“老说边掏钱。秦隐忙上前制止道:“这们客官有所不知,我这茶馆向来不收茶钱的。这水取自山上,茶叶取自山上,柴火取之山上,都是不花分文的。”“老人家真是菩萨心肠,难得!难得!多谢!多谢!”秦隐和这个青年人一见如故,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,越谈越投机,秦隐说“客官满腹经纶,你是我多年来碰到的最有学问的人。此山千百年来一直无名,请客官给此山取个名字吧!”青年人听后,微微笑道:“过奖了,老人家,这来来往往上爬人跋山涉水,至此已是饥渴难当,劳累不堪,喝您的香茶如饮甘露,解除了饥渴;在亭子里歇息片刻,风尘顿消,带来了十足精神,再奔前程,这真是大善之举,这个山就叫‘解带山’吧。这里有十棵古松为茶亭遮阴避暑,您的茶亭就叫‘十松亭’吧。”说罢磨墨挥毫,为茶亭写了一幅对联:
几盏香茶,解除一身疲惫,何愁路苦;
片刻小憩,带来十足精神,好奔前程。
“解带”山名由此而来。
       这个年轻人就是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、学富五车的北宋政治家、科学家、《梦溪笔谈》的作者沈括。
       数年后,沈括来宁国县任县令,公事之余,最喜欢轻车简从,到十松亭访问民情,和老人说古论今,他们成了忘年交。
       后来,沈括又转任他乡,但仍然念念不忘宁国的十松亭,当听说秦隐老人去世时,他专程来宁国祭奠,并为十松亭赋诗一首,其诗曰:
空堂无人日长哦,风松助我涧云和。
苍颜千古喜相似,爱子亦有凌云柯。
欢然相对默终日,意得那须言强多。
我身未得从子老,嗟尔系此成蹉跎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